[ 南充  ]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治政府建设

从首例冒充客服诈骗案到网络秩序的治理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7-11-10 【打印】

 

◎案例回顾

 

2015年9月,被告人朱某鸿、曾某煌、曾某升在福建省三明市密谋通过冒充淘宝客服对新开淘宝卖家实施诈骗。随后三被告人准备了电脑、无线上网卡、银行卡等作案工具,并先后雇佣被告人朱某尚、黄某强、蓝某祥等九人(有三人另案处理)作为一线人员共同实施诈骗。本案中的12人均系80后,属于初中或高中文化,他们相互之间分工负责、相互配合相互协作密切,一般是按照如下步骤实施犯罪行为。

 

首先,一线人员在互联网上搜索新开的淘宝店铺,然后以买家的名义谎称支付不成功为由套取卖家的QQ号码提供给二线人员朱某鸿、曾某煌和曾某升。之后,二线人员冒充淘宝客服工作人员添加被害人的QQ好友,以卖家必须开通“保证金协议”1000元、“假一赔三”3000元和“七天包退换”5000元等理由向淘宝店主诈骗钱财。部分卖家信以为真,将相应的款项汇入指定的账户,甚至朱某鸿等人还会利用远程操控程序将被害人账户内的资金全部卷走。被害人转账后,资金先进入网上交易平台,利用虚拟账户购买游戏点卡、话费充值卡等进行“洗钱”,后再分赃。

 

其次,如果骗到钱,二线人员会在YY里告知提供QQ号的一线人员,骗到多少千就告知“进多少个”,事后按诈骗数额10%左右的标准向一线人员发放报酬,其余赃款由朱某鸿、曾某煌、曾某升平分。其中2016年1月,浙江常山市民严女士在网店开张当天的短短4个小时里,被这群诈骗犯罪团伙利用上述手段一步步引入精心设计的陷阱内,最后被远程控制的手段骗走了11万元。直至身上钱没了,她去找家人借钱时在家人的提醒下才发觉被骗,这也是被骗数额最大的一笔。2016年2月,朱某鸿、曾某煌、曾某升分头作案,作案方式和上述一致。2016年3月18日,常山县公安成功破获此案,并当场抓获被告人和扣押部分涉案赃物、证物。据交代,该团伙平均每天都会用不同虚拟账号对100多名网店店主行骗,基本上是网店才新开几十分钟,他们就会接触店主开始行骗,每天都有一些警惕性不高的店主上当。半年多下来,被该团伙行骗过的网店店主总数多达1.8万余人,涉及全国所有省市自治区。

 

 

据悉,该起网络诈骗大案是全国破获的首例冒充网店客服诈骗案。因发现新的犯罪事实,常山县检察院在法院审理期间先后二次追加起诉。最终查明认定,截至被抓,被告人朱某鸿、曾某煌、曾某升等人先后从三十余个省市自治区的350余名被害人处骗得现金110万余元,被害人中包含了未成年人、在校生。

 

◎本案被告之刑事责任分析

 

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其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利用发送短信、拨打电话、互联网等电信技术手段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诈骗,诈骗数额难以查证,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以诈骗罪(未遂)定罪处罚:(一)发送诈骗信息五千条以上的;(二)拨打诈骗电话五百人次以上的;(三)诈骗手段恶劣、危害严重的。 

 

现实生活中诈骗行为复杂多样,通常面临查处难、取证难的瓶颈以及诈骗数额往往难以查清等需要解决的一系列问题,该解释明确了电信诈骗犯罪案件的法律适用标准,为司法工作人员依法严厉打击诈骗犯罪活动提供了重要依据。同时,针对诈骗数额难以查清的情况,根据本解释的规定,以拨打诈骗电话和发送诈骗信息的数量对电信诈骗犯罪予以严惩。本案中冒充网店客服进行诈骗是利用互联网等电信技术进行诈骗的方式之一,被告人实施犯罪行为手段隐蔽、行为恶劣,造成了较为严重的社会影响,应当予以严厉惩处,从而使其得到应有的制裁。

 

另外,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综合本案的全部证据,特别是YY聊天记录这一客观全面的电子证据佐证,能与提取的物证、书证等相关证据互相印证,共同证实本案指控的犯罪事实已经达到证据确实充分并能够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最终,九被告人均当庭自愿认罪并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本案是一起典型的网络诈骗案件,涉案金额大、受害人数多、涉及地区广,社会危害性极大,且有从重情节,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结语

 

现代通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正在快速发展,往往被不法分子另作他用,从而催生了网络诈骗等关联犯罪,严重威胁公民人身安全、财产安全和社会管理秩序,因此切断网络诈骗等的犯罪犯罪链条,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犯罪发生,具有重要意义。针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的网络诈骗犯罪案件层出不穷,已成高发态势,严重侵害了公民的合法权益。频繁出现的新型诈骗犯罪案件,相较于传统的诈骗案件,其传播速度更快、范围更广、欺骗性更强、隐蔽性更高,给网络社会及现实社会安全造成了严重的隐患,造成了大量的群众财产损失和精神痛苦且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因此,为了维护国家和社会秩序,必须对网络诈骗案件进行合乎规范、有效的法律规制,这样才能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